uc書盟 > 三國之召喚猛將 > 三百零八 血濺清河鎮

三百零八 血濺清河鎮

    清河鎮是個好地方。

    遠山如黛,河流叮宗,驛道兩旁楓樹成蔭,在九月底的深秋,漫山遍野的一片火紅。

    但凡是山清水秀的地方必然是人杰地靈,姑娘都美得像一副畫,譬如此刻剛剛從炊餅鋪里面走出來的潘金蓮。

    雖然一身粗布衣衫,但卻掩飾不住婀娜纖細的腰肢,該瘦的地方瘦,該肥的地方肥;臉蛋兒淡施薄粉,自有一股魅惑人心的韻味;雖然出身貧賤,但肌膚細膩勝雪,自是得天獨寵,天生麗質。

    “嘖嘖……”

    “嘖嘖……”

    跟了曹操多年,也算見多識廣的曹安民此刻竟然有些癡呆了,連續發出數聲驚嘆,“嘖嘖……”

    潘金蓮聘婷站立,笑的嫵媚動人:“軍爺……軍爺?不敢欺騙軍爺,小店只有我家大郎一個人,實在忙不過來,要做夠數十人吃的炊餅,怕是需要一個晌午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聲,曹安民重重的在桌案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正在里面烤炊餅的武大嚇了一大跳,急忙跑了出來向曹安民拱手施禮:“軍爺息怒,軍爺息怒啊,金蓮她不會說話,得罪了軍爺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,多多包涵……”

    曹安民呲牙咧嘴的揉著生疼的手腕:“哪個說曹爺生氣了?面對著這么俊俏的美人兒,老子高興還來不及呢,我這是高興的拍桌子!”

    潘金蓮報以嫵媚的笑容,輕撫心窩,千嬌百媚:“嚇死奴家了,只要官爺不生氣就好!”

    “官爺不生氣就好,植一定會盡全力為官爺一行烤炊餅,只是勞煩官爺等耐著性子稍等一些。”身高五尺多一點的武植彎腰向曹安民賠罪,其實以他的身高就算站著身子也與尋常人彎腰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嘖嘖……”

    曹安民再次發出一聲驚嘆,“誰說龍生龍鳳生鳳,老鼠生子會打洞來著?這五尺高的矮銼子竟然也能生出這般國色天香的女兒,真是匪夷所思啊!”

    武大陪笑,一臉憨癡:“嗨嗨……軍爺你說笑話了,金蓮不是我女兒,而是我娘子,我媳婦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曹安民又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,比剛才的那一巴掌還要用力,此刻有種想哭的心情,“你姥姥的,還有沒有天理?就你這樣又丑又矮的老男人,竟然娶了這樣貌美如花,招人心疼的小娘子為妻,還有沒有天理啊?”

    “這姓武的矮子一定是用強逼迫美人兒做了他的娘子,這家炊餅鋪莫不是個黑店吧?”

    “定然是黑店,說不定賣的是人肉炊餅!咱們既然遇上了就把這黑心腸的矮銼子抓進大牢,把這美人兒解救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曹爺還等什么?下令抓人啊,你看這嬌滴滴的美人兒在等曹爺來疼呢,怎能再讓這矮子糟蹋?簡直是暴殄天珍啊!”

    曹安民的隨從紛紛起哄,一個個笑的臉上不懷好意。正所謂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,有什么樣的上司就有什么樣的下屬。

    武大嚇得面如土色:“軍爺,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呢!金蓮是我花錢買來的,哪里是搶來的,不信你們問她!”

    曹安民用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著身材惹火的潘金蓮,一雙眼睛恨不能看透衣衫,陰惻惻的問道:“美人兒,小娘子……盡管如實說來,是不是這個矮銼子用強把你搶回來的?你盡管從實招來,曹爺我自會替你做主!”

    潘金蓮嚇得花容失色,囁嚅道:“軍爺……軍爺,不是這樣的,奴家是大郎他買回來的。我們老家在冀州清河郡清河縣,由于黃巾鬧得厲害,聽說許昌在曹公的治下一片太平,就逃到了許昌來避難。正好這清河鎮名字與我們老家清河縣同名,便在這里租了一座店鋪,賣炊餅為生,不是你說的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曹安民雙眸轉動,拍案咆哮道:“大漢律法,不得買賣人口!此乃觸犯法律的行為,來呀,把這武大給我抓起來!把這小娘子帶回許昌城,另行安置!”

    武大郎又急又怒,伸手擋在潘金蓮面前:“你們這是血口噴人,金蓮說的不對,她不是我買回來的,是我贖回來的。你們分明是見色起意,打算強搶民女,我要去曹公那里告你們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他要去曹公那里告我,你們聽見了嗎?”曹安民笑的前仰后合,得意洋洋的詢問手下。

    眾隨從紛紛附和著曹安民大笑,繼而齊聲奚落武大:“你這矮子知道坐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人么?他就是你嘴里所說的曹公,小曹公是也!”

    武大怒極,拎起了一條長凳沖向曹安民,“我不信沒有王法了!誰敢抓我的娘子,我就和他拼命!”

    曹安民大怒,一腳用盡全力踢出,將武大手中的長凳踢了回去,正好猛烈的撞擊在了武大的腦袋上,頓時腦門迸裂,血流如注。整個人一下子仰面倒地,口吐白沫,四肢不停的抽搐,眼見的沒了呼吸。

    潘金蓮嚇得臉色發紫,先前的嫵媚再也蕩然無存,嘴里呢喃:“你們……你們怎么能殺人呢?”

    沒想到失手打死了人,但曹安民也不慌張,在這亂世,在這烽火連天的歲月,人命賤如草芥,殺死一個外地人,和碾死一只螞蟻沒有多大區別!

    曹安民冷哼一聲:“哼……你這娘子別不知好歹,是這姓武的家伙企圖刺殺本官,我出于自衛誤殺了他!而且他霸占了你這么久,也是死罪一條,本官這是為民除害,拯救你于水火之中。”

    潘金蓮嗚咽出聲:“嫁雞隨雞嫁狗隨狗,嫁了武大我就是他的人了,現在夫君死了,奴家該怎生活下去?”

    曹安民奸笑道:“為了一個又丑又矮的老男人落淚,豈不丟了美人兒的身價?若是你無處可去,便跟了曹爺我好了,保證你錦衣玉食,吃香的喝辣的。你要是不喜歡曹爺我也沒關系,我會把你獻給叔叔大人,你可知我他是誰?”

    “嗚嗚……”潘金蓮只是低聲嗚咽。

    曹安民得意洋洋的吐出了曹操的名字:“我叔父大人便是大將軍、豫州牧曹孟德是也!他平生最愛你這樣的美婦人,對于不解風情的少女卻是毫無興趣,你若是跟了叔父大人必受寵愛。曹爺我給你自由,讓你自己選擇,要跟曹爺我還是跟我叔父大人,隨你自己拿主意!”

    “還我兄長命來!”

    一聲雷鳴般的暴喝響起,一個高大的身影閃電般撲進了炊餅鋪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曹安民摁在了身子底下,手中鋼刀一晃,頓時斬下人頭一顆。

    看到在縣衙門剛剛謀了個差役職位的武松突然趕了回來,潘金蓮不僅又驚又喜,喜極而泣,悲咽的喊了一聲:“二叔!”

    “不得了啦,這大漢竟然殺了曹大人,把他拿下啊!”

    曹安民的隨從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亂成了一鍋粥,紛紛拔刀出鞘,一窩蜂的沖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殺人償命,我要你們這些惡卒全部給我兄長償命!”

    武松怒火沖天,手中一口鋼刀揮舞的如同狂濤怒浪,所到之處人頭亂滾,瞬間就砍殺了十幾人,只讓小小的炊餅鋪內尸橫遍地,殘肢斷顱遍地皆是。剩下的十幾個曹安民隨從嚇得膽戰心驚,紛紛奪路逃命,就連馬匹都顧不得騎乘。

    武松大踏步上前,試探了下兄長的鼻息,早就四肢僵硬,腦門上塌陷下去了一個大洞,只怕神仙難救,“我的兄長,武二帶你回故土!”

    武松欲哭無淚,在這亂世中,死亡是再常見不過的事情。伸手將兄長矮小的遺軀夾在腋下,大踏步的出了炊餅鋪,牽過曹安民一行留下的馬匹,就要帶著兄長離開。

    “二叔,你不能舍下我啊!”

    看著武松竟然打算要棄自己而去,潘金蓮心如刀絞,幾乎要暈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為了這女人,兄長怎會招惹橫禍?只是好歹與兄長夫妻一場,目前并無大錯,怎么忍心把他遺棄在他鄉,遭人欺辱,非大丈夫所為也!”

    武松仰天嘆息一聲,回頭進店,提起潘金蓮的衣襟直拎到門外,放置在了馬鞍上:“看在你與兄長夫妻一場的份上,某帶你回故鄉,之后你自己去尋活路去吧!”

    “離開了兄長,嫂子怎生活下去?二叔不能棄嫂子不顧啊!”潘金蓮梨花帶雨,哭的楚楚可憐。

    馬蹄聲響起,武松鞍前載著兄長的遺軀,背后馱著嫂子潘金蓮,打馬離開了清河鎮,向東方而去。街道上上看熱鬧的人群沸沸揚揚,各種聲音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曹安民的隨從驚慌失措的逃命,正好遇到征兵歸來的曹昂,慌忙把情況稟報:“啟稟長公子,安民大人被殺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在許昌腳下,安民兄長被殺了?何人所為?”曹昂又驚又怒。

    曹安民的隨從自然要隱瞞事實,哭訴道:“有一黑店掌柜強搶女民,安民大人為民除害,卻被這廝的爪牙刺殺,那兇手現在就在清河鎮!”

    “隨我捉拿兇手!”

    曹昂拔劍在手,向數百名隨從招呼一聲,一馬當先的朝清河鎮而去。(未完待續。)
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