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書盟 > 三國之召喚猛將 > 一百六十一 吳下阿蒙

一百六十一 吳下阿蒙

    廬江城,漢軍大營。

    劉辯站在中軍大帳前遙望東方,只見漫天霞光,久違了的驕陽終于沖破烏云,用他的光芒照耀著世人。

    “世間萬物,有弊必有利!世人皆畏驕陽似火,這許久不出,卻反而讓人思念起來!”

    劉辯背負雙手,不明覺厲的吟誦了一句。

    見到了久違的太陽,當著臣子的面不感慨幾句怎么能行?若是曹孟德或者共太祖在此,面對此情此景,少不得要吟詩作賦,劉辯知道自己肚子里沒這點墨水,所以也就不獻丑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所言甚善!”

    荀彧、劉曄以及衛僵陪同在后面,齊聲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對了,一大早沒見到軍師及鵬舉,不知道去了何處?”劉辯話鋒一轉,詢問道。

    衛僵拱手答道:“昨夜子時看到云開天晴,軍師與鵬舉先生連夜出了營寨,前往困龍陘查看地形去了,看看有沒有奪回峽谷的妙計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直搗汝南。”

    劉辯雖然沒有去前線觀察過,但去年卻是從這條道路去的江東,此刻猶記得這條峽谷險峻,絕對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最好詮釋,因此對于奪回峽谷并不抱任何期望。

    “朕去年曾經走過這條峽谷,現在既然被袁軍據險而守,并且堵死了道路,想要重新奪回來,只怕絕無可能!”

    劉辯說著話引領著文武幕僚,轉身進了帥帳,“實在不行的話,改變直搗汝南,從中間切斷淮南、南陽的原計劃吧!從淮南向西步步為營,以我軍之士氣,掃平袁術的烏合之眾,想來也就是三五個月的事情!”

    荀彧頷首道:“已經因為雨水耽誤了六七日,白白消耗了近萬石糧草,若是找不到度過困龍陘的方法,只能拔營向東,由淮南向西推進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盡管放心,曄在淮南也算有些人脈,到時候必然使之接應,就算從淮南慢慢的向西打,也不會浪費太多時日!”

    看到天子的表情有些凝重,劉曄把自己是淮南人的優勢重申了一下,以寬天子之心。

    劉辯朗聲一笑,躊躇滿志的道:“兩位愛卿盡管放心,朕豈會因為這點小事而煩悶?寡人的志向乃是掃平天下諸侯,將不臣之徒悉數繩之!區區袁術,何足道哉?只不過是秋天的螞蚱而已,諒他蹦跶不了幾天了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守衛營寨的屯長突然來到帥帳稟報:“啟稟陛下,營門外面來了一個獵戶,身后帶了一個十三四的少年,說是有度過困龍陘之法,嚷嚷著求見陛下,不知該如何處置?”

    劉辯聞言,精神頓時一震。

    歷史上很多奇兵就是靠著獵戶土著提供的線索才建立了奇功,遠的不說,就說幾十年之后的鄧艾偷渡陰平,奇襲成都就是靠著土著的向導,走了一條幾乎算不上道路的險徑,才最終直抵綿竹關下,完成了滅蜀大業,

    “毛遂自薦,必有過人之處,速請!”劉辯龍顏大悅,向屯長吩咐了一聲。

    待屯長出了帥帳之后,又吩咐劉曄道:“此乃天助我軍,獵戶此來必然能助我軍飛越天險,子揚可代朕出寨相迎!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劉曄答應一聲,親自出了帥帳前往營寨門口迎接。

    不多時,便帶了一對獵戶打扮的男子走進了帥帳。

    劉辯端坐在帥椅之上,用凜然不可侵犯的眼神凝視二人。

    只見為首之人大約二十六七歲的樣子,約莫七尺身高,只是相貌極為普通,看不出有什么奇特之處,想來也只是尋常的獵戶。

    在獵戶的身后跟了一個少年,大約十三四歲的樣子,雖然因為年幼顯得身子骨很是單薄,卻倒也眉清目秀,唇紅齒白,眼神之中透著紀靈。

    “坐在上面的便是當今天子,速速參拜!”

    劉曄咳嗽一聲,提示這兩個獵戶不要失了禮節,在路上可是一再叮囑。

    “草民拜見天子,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    得了劉曄吩咐,這兩個獵戶齊齊跪在地上叩首不止,“砰砰砰”的連續磕了七八個響頭。

    “不必磕這么多,三個即可!”劉辯微笑著示意二人起身,“不知你二人姓甚名誰?適才對守門的官兵說有度過‘困龍陘’之法,此言可是當真?”

    得了天子的金口玉言,兩個獵戶才敢站起來,年齡較大的開口道:“庶民姓鄧名當,乃是汝南富陂人,自幼在汝南至廬江的這片山林中打獵,因此對于這片深山峻嶺了若指掌。得知陛下大軍在困龍陘受阻,故此前來獻上過谷之策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太好了!”劉辯拍案大喜,“若是你能助寡人的大軍度過這片崇山峻嶺,朕重重的有賞!”

    鄧當聞言喜出望外,眉開眼笑的問道:“嘿嘿……庶民家境貧寒,靠著打獵才勉強能夠養家糊口。庶民此番冒險前來獻策,正是為了獲得一筆可觀的酬勞,不知陛下打算如何賞賜?”

    衛僵聽了,怒目斥責:“大膽!陛下說重賞你們,必然會有重賞,竟敢在此討價還價,信不信軍棍伺候?”

    “建業不必動怒!”

    劉辯唯恐嚇壞了這對獵戶,急忙示意衛僵住口,“天下蒼生,熙熙攘攘,皆為利益。人家若不是為了酬勞,又何必冒著風險來為我軍出謀劃策?哪里有軍棍伺候的道理,千萬別把兩位桑梓嚇壞了!”

    然后又笑容可掬的盯著這個自稱鄧當的獵戶:“不知道鄧壯士想要何等賞賜?只要能夠助我軍度過‘困龍陘’天險,朕一定從你所求!”

    不等鄧當開口,旁邊的少年卻接過了話茬:“陛下,我姐夫胡言亂語,陛下切勿責怪!小人所求者,并非賞賜,只要能在軍中給個一官半職,讓我兄弟二人能有建功立業的機會便可!”

    “阿蒙,你胡說什么?”

    鄧當卻是不干了,臉色瞬間就拉了下來,“來的時候怎么說的?你為何突然又改變了主意?不是姐夫小瞧你,就憑你肚子里這點本事,縱然在軍營里混一輩子,只怕也就是個屯長的貨色,還是向陛下討要點賞賜來的劃算!你若是錯過了這個機會,就憑一點軍餉,只怕連媳婦都討不上,到時候你姐姐卻要埋怨我了!”

    對于少年的氣節,劉辯很是欣賞。

    和顏悅色的道:“好一個有志氣的少年郎,不知如何稱呼?你們兄弟若是能夠幫助寡人的大軍度過天險;你要做官,朕便封你做官,你要賞賜,朕便給你重賞!”

    少年大喜過望,再次跪地叩頭:“小人姓呂名蒙,今年十三歲,左鄰右舍都稱呼我阿蒙。我姐夫要賞賜,請陛下賜給他吧,只要陛下能讓小人在你身邊做個親兵,小人便感激不盡!”

    “呂蒙?”

    幸虧劉辯已經胸有城府,臉上才沒有露出驚訝之色。但心里卻仍然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真是踏遍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!朕求賢若渴,為了廣收良才而殫精竭慮,沒想到這東吳四大都督之一的呂蒙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,當浮一大白!”

    趁著呂蒙叩頭之際,劉辯悄悄的召喚出了腦海中的系統:“怎么沒有提示發現人才呢?難道你又出現故障了?”

    系統卻一副委屈的語氣:“完全沒有檢測到此人有任何數值超過60,雖然因為年幼,但資質實在平庸,根本就沒檢測出來這是一個人才!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你趕緊給本宿主檢測一下這個呂蒙的各項能力?”

    劉辯瞇著雙眼,飛快的向系統傳達了指示。難不成這個呂蒙不是吳國四大都督之一的那個呂蒙?可是他都說自己的乳名叫做“阿蒙”了,難道還會有錯?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系統正在分析中,請宿主稍等!”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分析完畢,當前呂蒙——武力45,統率26,智力51,政治32.。我就說了嘛,這就是一個資質平庸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別廢話,巔峰呢?”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巔峰呂蒙——武力87,統率93.,智力91,政治86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怎么會有差距這么大的人?算我走眼了!但資料提示,這人需要好好的雕琢,想要讓他達到巔峰數值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這就好,系統可以關閉了!”

    確定了面前的這個少年獵戶就是吳下阿蒙,劉辯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進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一雙龍目猛地睜開,朗聲道:“呂蒙,不必多禮!自今日起,你就是朕身邊的親兵了,即便你們兄弟不能幫助寡人的大軍度過這片崇山峻嶺,也不會改變你的身份!”

    呂蒙大喜過望,繼續在地上磕頭不止:“謝陛下提攜之恩,陛下盡管放心!我與姐夫在這座大山里打獵多年,知道有一條密徑,雖然崎嶇坎坷,但只要是精銳士卒,必然可以度過!沿著此路,可以直達汝南城東二十里,若不能做到,愿當欺君之罪!”

    Ps:由于今天維修電腦,所以今天的兩章更的稍微晚了一些,兄弟們多多擔待!沒有特殊原因,劍客一定會做到保底兩更的,倘若有急事我會做出聲明,最后感謝支持!(未完待續。)
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