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書盟 > 三國之召喚猛將 > 一百四十三 掃平江東

一百四十三 掃平江東

    就在岳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掃平丹陽的時候,秦瓊那邊也傳來了好消息。

    一來王朗顧念漢室恩情,二來聽聞劉繇兵敗身死,三來部下虞翻、許靖等人俱都主降,衡量一番之后,王朗決定開門投降。秦瓊大軍兵不血刃的進入了會稽,派人將王朗收押,并且快馬向金陵報信,請天子做出批示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王朗不戰而降了?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!”

    還沒有從岳飛掃平劉繇的喜悅中回過神來,就接到了秦瓊的快馬捷報,坐在御書房審批各地奏章的劉辯不由得放聲大笑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有小太監過來悄悄附在黃門令鄭和耳邊說道:“司空孔融大人求見,請鄭公公代為通傳一聲!”

    鄭和點點頭,示意小太監退下,然后看似無意實則有心的給劉辯倒了一碗茶:“陛下,奏折批閱了許久,喝杯清茶潤潤喉嚨吧?”

    “一說起這喝茶呢,朕就想到了一個人!”

    各路捷報頻傳,讓劉辯心情大好。從鄭和手里接過茶杯,吹著熱氣慢慢的品了幾口。

    鄭和這才躬身道:“司空孔融大人正在門外求見,不知陛下是否有空召見?”

    “讓孔大人到偏殿候著,朕馬上過去!”

    整個乾陽宮現在只有太極殿這一座宮殿,因此除了主殿用來與群臣朝會之外,另外的幾間偏殿被分別用作御書房,以及用來私下里接見文武大臣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孔司空求見寡人,所為何來?”

    來到議事殿,待孔融參拜完畢之后,劉辯就開門見山的詢問孔融的來意。

    孔融躬身答道:“臣此來非為別事,乃是為了王景興而來。臣與之素有舊交,知道他胸懷治國之才。雖然此番不尊天子之舉,屬大逆不道,但還望陛下念在其能夠幡然悔悟,打開城門歸降,讓會稽百姓避免了一場戰火的份上,赦免其罪!”

    即便孔融不來求情,劉辯也沒打算殺掉王朗,一來此人有一定的知名度,再加上主動開門投降;自己倘若還不能相容,少不得落個心胸狹窄,殘忍嗜殺的名聲,得不償失!

    更何況江東初平,現在正是用人之際,自己手下武將雖多,但治理地方的能臣卻極為稀缺,而王朗集團的投降,正好可以大大緩解這方面的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除了王朗有一定的治國才能之外,其手下的虞翻、許靖、華歆等人都是政治能力在85左右的政治羌人。其中王朗、華歆都在曹丕稱帝的時候拜過司徒,而許靖更是在劉備稱帝之后登上了蜀國司徒之位,若是沒有相當的政治才能,以劉備和曹丕的見識,絕對不會把他們捧上如此的高位!

    “這王朗不識時務,朕之前再三修書與他,命他前來歸降!他卻偏偏遵奉董卓控制的皇弟協為天子,本該重重的治罪,此番姑且念在孔文舉為他求情的份上,再加上他能迷途知返,開門投降,便饒他一命!”

    既然孔融前來求情,劉辯就賣他一個面子,讓王朗欠他一個情分。畢竟當初孔融讓出北海之舉實在是高風亮節,一定要讓天下人看看自己是怎對待有功之臣的,絕對不是那種過河就拆橋的忘恩負義之徒!

    聽了天子之言,孔融大喜,躬身謝恩:“老臣在這里謝過陛下寬宏之恩,也代王景興謝過陛下不殺之恩!”

    劉辯當著孔融的面吩咐鄭和起草詔書一封,命秦瓊派人把王朗及手下的許靖、華歆、虞翻、許貢、周昕等人全部護送到金陵城來面圣,全部另有重任。

    圣旨擬好之后,當即以八百里快馬加急送往會稽治所山陰,并且在次日黎明時分交到了秦瓊的手里。秦瓊看后,即刻委派了校尉彭雙刀,率領一千名士卒,護送王朗一行北上金陵面圣。

    早朝的時候,劉辯和手下的文武大臣商議一番,做出了如下決定:將丹陽郡一分為二,北面的宛陵、蕪湖、丹陽等九縣劃歸建業郡之下,這樣一來將會使得建業郡的面積大幅增加,人口數目也將超過八十萬人,如此方能對得住一國之都的身份,要不然就太磕磣了!

    南面的句容、涇縣等六座縣城全部劃撥到吳郡治下,也將使得吳郡治下的面積恢復到了從前,人口也超過了五十萬人,即便放在整個天下,也算得上是一座人口眾多的大郡。

    在太守任命方面,劉辯也頗費了一番思量,將狄仁杰調到建業來擔任太守,治理京城,畢竟從能力上來說,年輕的顧雍現在還趕不上已經達到了巔峰的狄仁杰。

    而狄仁杰空出來的吳郡太守之位卻沒有給顧雍,蓋因顧雍是吳郡本地人,即便他再光風霽月,胸懷磊落,也難免有顧氏族人仗勢欺人,囂張跋扈,甚至讓顧氏坐大,這是劉辯絕對不允許的!

    因此,劉辯任命魯肅前往吳郡接任太守之位,替換狄仁杰師徒來京城赴任。又任命顧雍擔任會稽太守,即刻啟程前往會稽赴任,接掌地方大權。

    魯肅和顧雍得了命令,也不等著朝會散去,當即辭別天子,出了乾陽宮,回私宅收拾了行囊,帶了心腹仆從,各自離京到地方赴任去了。

    魯肅、顧雍走后,黃琬又啟奏道:“會稽向南多有山越、百越等異族聚集,時常乘隙入境騷擾,今日既然已平定江東,當派遣偏將數人,向南剿滅南蠻,在南方設置郡縣,讓江東各地長治久安!”

    “黃卿所言甚善,準奏!”

    劉辯大筆一揮,當即同意了黃琬的建議。

    命令秦瓊率領一萬人班師回京,剩下的人馬留下五千給顧雍當做郡兵使用,防御地方治安。另外的一萬八千人則分成兩路,由徐晃、林沖分別統率,一直向南進軍,至少要打到建安、廬陵一帶,也就是劉辯穿越之前的福建全境,以及廣東北部地區。剩下的交州一帶,等下一步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在向會稽方面派出了使者之后,劉辯又向丹陽的岳飛下達了詔書,讓他在丹陽原地整編軍隊,并且大肆招募兵卒,壯大實力。在漢末這個年代,丹陽兵的戰斗力可是不容忽視,倘若能夠招募到萬余人,將來必然能夠成為一支精銳之旅。

    “朝議完畢,眾卿告退!”

    待所有的大事商議完畢之后,黃門令鄭和懷抱拂塵,高喊退朝。

    一干文武臣僚在黃琬的帶領之下,躬身告退,然后按照職位高低,魚貫而出,陸續走出了太極殿,離開了乾陽宮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這腰有點酸疼!”

    待百官走后,劉辯從龍椅上站起身來,舒展了下腰肢,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聲。

    新婚燕爾,這幾夜與穆桂英夜夜巫山云雨,艷福倒是享盡了,但這腰子可是遭罪不輕,而且這穆桂英初嘗禁果之后,反而似乎變了一個人,夜幕降臨之后不等劉辯來騷擾,就已經主動纏上了天子,更是讓劉辯多付出了不少精華。如此幾天下來,不腰疼才怪!

    鄭和在旁邊看在眼里,低聲道:“待會兒奴婢就去一趟御膳房,讓御廚給陛下多做幾道補腎壯陽的菜肴。再讓御醫給陛下開幾服壯陽之藥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用不著,用不著!”

    聽了鄭和的話,劉辯不由得失聲大笑,“朕還是有自知之明的,難道三寶以為寡人是個荒淫無道的好/色昏君?朕會自行節制房事的,年輕人血氣方剛,現在就靠壯陽藥,何時才能熬到老?”

    活動了腰肢,劉辯召喚鄭和到面前,低聲吩咐道:“你帶上御林軍副校尉鄧泰山,另外再挑選數十名精銳,悄悄的走一趟吳郡,去拜訪吳郡薄曹喬玄先生。就說他的女兒喬盈被長沙的孫策、周瑜所救,朕與孫堅結下了積怨,不便出面,可讓他親自走一趟長沙,向孫策討回女兒!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旨!”

    鄭和會意,當即抱著拂塵領旨。作為一個合格的太監,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多點頭,少問話。

    劉辯又吩咐道:“臨走之前,你去皇宮庫府之中尋覓兩件值錢的寶物送給喬玄,讓他帶著答謝孫策,總不能空手去向人家討人吧?另外,讓鄧泰山喬裝成仆從,一路護送喬玄先生去長沙!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旨,這就去照辦!”

    鄭和答應一聲,轉身除了太極殿,按照天子的吩咐做事去了。

    劉辯正要走出太極殿,圍著皇宮四處走走,忽然看到一身白色女官裝的上官婉兒娉婷而來,一路輕挪蓮步,不知所為何來,便駐足等候。

    “不知上官尚宮所為何來?”

    待上官婉兒來到面前之時,劉辯背負雙手,一臉莊重的詢問道。

    上官婉兒聘婷施禮:“奴婢參見陛下,陸紆、陸駿父子帶著陸如意在太后那里已經恭候多時,太后特地讓奴婢來看看陛下散朝了沒有。若是散朝,請陛下過去看看這陸如意是否稱心如意?”

    “武媚娘來了……不、武如意,陸如意來了?”

    劉辯不小心把陸如意的名字喊錯,幸好上官婉兒也不知原因,便命令她前面引路,擺駕直奔太后的宮苑而去。

    Ps:最后還是要求月票啊,不求就沒人投,月票就是劍客的壯陽藥啊!吃了就爆發!(未完待續。)
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