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書盟 > 三國之召喚猛將 > 六十七 神兵寶馬

六十七 神兵寶馬

    就在秦瓊梟首嚴輿的時候,吳縣城外殺聲漸起。

    暗夜中,劉辯的兩路人馬冒雨攻城,魏延率部佯攻東門,其他人馬則直奔北門,等著內應打開城門之后,一擁而入。

    作為呼應,從陽羨趕來的劉綜軍也從西門和南門發起了強攻,讓嚴白虎軍疲于應付,一時之間摸不清那邊是主力,只能均兵把守四門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吳縣城頭箭矢紛飛,殺聲動天。

    吳縣的各大豪族對于強盜出身的嚴白虎早就心懷不滿,只是沒人站出來挑頭對抗而已。再加上各族與顧氏相處的還算和睦,聽說顧氏已經傾盡全族之力內應弘農王,又聽說嚴輿授首,弘農王大軍圍城;俱都把心一橫,糾集了門客仆從,前來支援顧氏一族。

    一開始是百十人,慢慢的匯聚成三五百,最后就連一些不滿嚴白虎的寒門百姓也拿起了木棒,加入了推翻嚴白虎的大軍,洶涌的人流趕到顧家祠一帶的時候,已經壯大到了兩千多人。

    秦瓊單騎當千,陣斬嚴輿,士卒們軍心大亂。再加上被顧氏門客與前來支援的百姓內外夾攻,前來剿殺顧氏族人的嚴軍頓時潰不成軍,走投無路之下,紛紛跪地投降。顧氏族人不忿,不肯接受這些嚴軍投降,紛紛舉起手中武器想要趕盡殺絕,被秦瓊伸手阻攔。

    “殺降不仁,況且乃是上命差遣,他們也都是奉命行事。既然投降,豈可再行殺戮之事?他們也都有父母子女,我等若是以暴制暴,與嚴白虎所為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秦瓊說著話,手中金锏揮出,狠狠的掃向一棵碗口般粗細的楊樹。

    只聽“咔嚓”一聲,那株楊樹應聲而折,把在場的數千人俱都嚇了一跳,無人不佩服這大漢的天生神力。

    秦瓊收了雙锏,掛在背上,高聲喝道:“某這就去城門接應弘農王大軍,哪個敢對我秦叔寶的話置若罔聞,便如這棵楊樹一般下場!”

    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之中,秦瓊長長的打了一聲唿哨,一匹雜色高頭大馬嘶鳴而來,聲音宏亮,猶如獅虎雷鳴,聞者皆驚。

    那馬身高腿長,長約一丈,身高八尺,四肢粗壯有力,但模樣卻一點都不好看,甚至還有點嚇人,遠遠沒有名良駒馬應該具有的儒雅神駿,看上去倒像是一頭變異的兇獸。

    百姓中有膽小者嚇得心驚膽戰,戰戰兢兢的說道:“這、這是什么馬,怎的長得這般嚇人?好似一頭怪獸!”

    “切,大驚小怪,叔寶兄說了這是一匹西域汗血寶馬的后代,名字叫做‘忽雷駁’,我們都叫他呼雷豹,可是萬里挑一的頂級戰馬!”

    一個陸氏門客在旁邊聽了,不無得意的吹噓了起來。

    旁邊另一名門客接著做了補充:“這馬神著呢,不僅吃草,而且還喝酒吃肉,只要你把食物倒進它的馬槽里,無論是魚是肉它都來者不拒。而且它的叫聲不僅像你這樣的膽小鬼會害怕,普通馬匹聽見了四肢都會打顫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吧,真有這么神?”

    “天下之大,無奇不有,別在這里少見多怪了,呼雷豹有多厲害,等以后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就在百姓議論紛紛的時候,秦瓊已經翻身上馬,從鞍上解了金纂提爐槍,高聲道:“某乃歷城秦叔寶,奉弘農王之命打開城門,接應大軍入城。顧氏族人留下看守降卒,其他人隨我去北門接應大軍!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兩腿在坐騎上一夾,“忽雷駁”一聲嘶吼,絕塵而去。受到感染的兩千多百姓紛紛吶喊著跟在后面,直奔吳縣北門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,吳縣北門正處于膠著狀態。

    周泰率領著兩千多死士冒著箭矢靠近了城門,但顧彰率領的門客卻一時無法占據上風,非但無法打開城門,就連吊橋也無法放下。

    一片廝殺聲中,顧彰身先士卒向城門底下沖鋒,再向前推進五十丈,就可以抵達內城門。只要把粗大的門栓斬落,就可以打開城門,就算不能放下吊橋,也能夠讓一部分泅過了護城河的兵卒沖進城來。兩軍合力之后,再砍斷吊橋就容易了。

    但在城墻上親自指揮的嚴白虎也發現了隱患,把身邊最精銳的五百甲士派遣了下去,讓他們誓死堵住城門,不讓內應得手。否則,今日必敗無疑。

    在嚴軍精銳甲士的阻擊之下,顧彰率領的門客非但不能靠近城內門,反而被逼的一步步的后退,距離城門越來越遠了。

    “咴……”

    一匹戰馬嘶鳴而來,正是手提長槍,背負雙锏的秦叔寶。

    “都閃開,讓某來破門!”

    馬蹄到處,顧氏門客紛紛閃避,轉眼之間,秦瓊就沖到了嚴軍陣中。

    手中長槍飛舞,猶如漫天雪花,所到之處,如同波開浪裂,馬前無一合之敵。

    轉瞬之間,秦瓊就沖到了內城門,將手中長槍插在地上,從背上摘下雙锏,用盡全力朝著城門狠狠砸去,甚至就連門栓都懶得去砸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    巨大的撞擊聲在城門底下回蕩,在加上回音的作用,如同雷霆之怒,只把嚴軍嚇得目瞪口呆,一時之間,竟然忘了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一對金锏朝著城門怒砸了十幾下之后,城門終于變形,門栓墜落,一扇城門轟然倒塌。已經在城門外等候多時的先鋒死士,吶喊著沖進了城門,和士氣低落的嚴軍絞殺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砸開城門之后,秦瓊打馬向前,來到吊橋邊上,揮起手中金锏朝拉著吊橋的鐵鏈狠狠的砸了下去。口中喝一聲“斷”,只是一下,便將一根鐵鏈斷開。

    失去了一條鐵鏈的拉拽,吊橋便晃晃悠悠的耷拉下了半邊;秦瓊如法炮制,同樣將另一邊的鐵鏈一锏砸斷,吊橋登時完全落下。長槍一招,大軍蜂擁進城,再也暢通無阻。

    “嘖嘖……好威風的猛將啊,想必這就是寡人召喚到的秦叔寶了吧?當真驚世駭俗,有此等猛將助陣,何懼關張、典韋之輩?”

    劉辯在衛疆的保護下,和劉伯溫并馬躲在隊伍后面,但依然對于秦瓊單騎破城門的壯舉看的清清楚楚,心中震撼不已,轉而變得熱血沸騰。

    劉伯溫也是驚訝不已,失聲問劉辯:“這就是殿下說的奇兵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此人乃是歷城人秦瓊秦叔寶,前些日子獻書作為內應,寡人便讓他在城中等待時機,今日破門果然立下大功!”

    劉辯臉上幾乎笑開了花,知道這秦叔寶是猛將,但沒想到竟然這么猛,怪不得都說關公戰秦瓊,看樣子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“此人之武力,恐怕甘寧與周泰聯手,亦是難以匹敵!”劉伯溫一臉感嘆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!”

    劉辯深以為然,心說98的武力就這般了得,那么呂布將會更加恐怖吧?突發奇想的召喚出了腦海中的系統,“來來來、再給我分析一下秦叔寶的能力,98的武力竟然這般勇猛?”

    “宿主請注意,現在的秦瓊武力值已經變成了100,已經不是98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是說出來的武將各項數值已經全部達到巔峰了嗎,怎么這秦瓊又增加了兩點武力值?”

    “對啊,秦瓊的武力值就是98,但是他的武器金纂提爐槍、四棱金裝锏為他帶來+1的武力值,坐騎‘忽雷駁’又帶來了+1的武力值,所以現在的武力變成了100.”

    劉辯有些眩暈:“我暈,不是說出來的是正史中的秦瓊嗎,怎么還搭配了演義中的裝備和坐騎?”

    “補償!”系統很肯定的回答道,“因為在挑選的時候,系統給你鎖定了秦瓊,所以做出了一定的補償。明白了嗎?”

    劉辯沒有答話,直接退出了系統。

    心中想到的卻是,這樣說的話,胯下赤兔馬,手中方天畫戟的呂布肯定也有武力加成,手提八十二斤青龍偃月刀的關羽估計也少不了,沒有神兵寶馬的家伙,只怕要吃虧咯!

    (感謝赤血戰神1888起點幣的持續打賞,感謝鈈繁亦不凡、枚小菜鳥兩位同學588起點幣的打賞,感謝sdis同學的打賞)
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