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書盟 > 三國之召喚猛將 > 七百 開國皇帝

七百 開國皇帝

    劉辯猜不透貞德去了哪兒,但卻知道自己現在擁有的愉悅點與仇恨點足夠進行多次召喚。

    “嘖嘖……這段時間一直沒有留意愉悅點與仇恨點,想不到不知不覺間聚沙成塔,竟然擁有238個愉悅點和135個仇恨點了,這至少能夠進行三次最高級別的召喚啊!”

    從貞德去哪兒的思緒中走出來,劉辯對自己大幅增長的愉悅點與仇恨點很是意外,記得當初班師回朝的時候愉悅點還是八十個左右,這四五個月的時間下來,竟然猛增到238個,而仇恨點也從七十個左右翻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愉悅點估計來自陳平、樊梨花、尚師徒、趙括、田豐等人吧?”劉辯在心里猜測,“而仇恨點的最大來源估計十有八九來自曹操勢力,畢竟這段時間讓曹軍連吃敗仗,肯定有不少曹軍將領對朕恨得咬牙切齒,別的不說,郭嘉、鄒氏的仇恨點肯定不會少!”

    由于系統的提示過于頻繁,劉辯生怕時間久了自己會神經衰弱,因此關閉了愉悅值與仇恨值獲取提示功能,只開啟了屬性爆發提示功能,所以這半年來再也沒有收到愉悅點或仇恨點獲得提示,但只有有人對劉辯產生了仇恨或者愉悅,系統就會自動收錄,只是不再頻繁的向劉辯發出提示而已。

    “既然擁有如此多的愉悅點與仇恨點,那立刻給本宿主進行召喚,繼續提升我大漢朝的綜合實力!”劉辯起身舒展了下筋骨,重新在麝皮龍椅上端坐,閉目凝神向系統下達了指示。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系統提示,在宿主的推動之下,各路豪杰已經觸發了足夠的劇情與任務,因此系統現在正式向宿主開放兌換功能。”

    “兌換功能?能夠兌換什么,怎么個兌換法?”劉辯饒有興趣的追問。

    “因為可供召喚的人才庫資源日漸枯竭,為了避免宿主擁有的愉悅點或者仇恨點造成浪費,所以系統向宿主開啟兌換功能。每兩百個愉悅點或者仇恨點可以進行一次抽獎兌換。兩者可搭配使用,兌換的選項分別為神兵、坐騎、美人,宿主消耗兩百個點數并指定選項后,由系統隨機抽取。”

    “這功能倒是不錯。但兩百個點數可以召喚兩名優秀人才,說起來有些小貴!”劉辯蹙眉沉吟,“不過隨著人才庫的日益枯竭,現在的浮動范圍已經變成了1—10點,偶爾兌換一次試試運氣也是不錯。小賭怡情!”

    “請宿主下達指示,是準備召喚還是兌換,或者退出?”

    “先用100愉悅點進行一次召喚,看看今天運氣如何?”劉辯當機立斷的做了決定。

    自從劉辯把系統升滿級之后,進行召喚的時候已經不再提供爆表名單,上下的浮動范圍也從之前的5點擴大到了10點,這次也不列外,得到了劉辯的指令之后立即應聲啟動。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恭喜宿主獲得明末清初海戰名將——施瑯!”

    “施瑯——統率92,武力82,智力87。政治85。特殊屬性:水戰——水上作戰時統率+5!”

    劉辯端起御案上的景泰藍茶碗呷了一口,覺得這個召喚結果只能算是中規中矩。施瑯的四維中最高的統率只有92,比自己使用的愉悅點下浮了8點,幾乎快到了最低下限。好在施瑯是位海戰名將,倒是對缺少水戰將領的大漢是個有益的補充。

    系統繼續做出提示:“施瑯植入身份為江東漁民,祖輩世代以打魚為生,目前已經加入金陵水師,目前正在周泰麾下擔任百夫長,宿主可以直接征調。”

    既然沒有召喚到理想的人才,劉辯決定改弦易轍:“既然開啟了兌換功能。那么請給本宿主進行一次兌換,指定選項為坐騎。”

    劉辯記得當初曾經許諾送高寵一匹寶馬,已經過去好幾年了,連馬毛也沒送人家一根。再拖延下去就要變成言而無信之人了,今日正好兌換一匹寶馬來實現諾言。

    “系統正在執行兌換程序,宿主請稍等!”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恭喜宿主兌換到‘玉頂火龍駒’,可對騎乘武將提升1點武力,目前已經出現在乾陽宮馬廄,宿主可以自行支配。”

    次日早朝散去之后。魏徵沒有立刻離開,而是找借口拖在最后,從太極殿跟著劉辯來到了麟德殿。

    “這魏噴子想噴朕了?”劉辯心中偷笑,“看在你能刷屬性的份上,朕允許你放肆!”

    “魏愛卿,你從太極殿跟到麟德殿,到底有何事?直說無妨!”

    劉辯在麟德殿前曬著暖陽,打了一趟太極拳,雖然當初只學了些鳳毛麟角,但多年的研悟下來,慢慢的無師自通,倒也有模有樣。

    魏徵是個直性子,一直都是心里想什么嘴上說什么,從來不會拐彎抹角,聽了劉辯的話當即開門見山,抱著笏板施禮道:“陛下,不是臣說你,高祖當年的白馬之盟曾經規定異姓不許封王,陛下封曹操為魏王之舉實在欠妥啊!若日后有人像曹操那樣擁兵自重,居功自傲,向陛下要求封王,不知陛下該如何應答?是讓大漢遍地藩王,還是前后不一,授人以柄?”

    劉辯微微思忖,并沒有給魏徵做出解釋。

    劉辯之所以答應冊封曹操為魏王,并非為了巴結拉攏曹操,更不是迫于曹操壓力做出的折衷之舉,而是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這個大漢是劉邦打下的,劉邦是大漢的祖宗,劉邦是漢太祖,謚號高皇帝,之后的歷代皇帝廟號只能被追封為宗,甚至連宗也沒有,哪怕你表現的再優秀也與祖無緣。譬如漢文帝、漢景帝、漢武帝等等,都是雄才大略的帝王,文治武功不在劉邦之下,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,但除了劉邦之外,誰又敢在廟號中加個“祖”字?

    這種局面直到王莽篡權改國號為“新”,又被東漢光武帝劉秀推翻之后,大漢朝才出現了第二位廟號中帶“祖”的皇帝,他就是謚號為光武皇帝的漢世祖劉秀。而在劉秀之后的二百年,大漢自然不會再有哪個皇帝敢以“祖”自居!

    而劉辯就敢,而且非常渴望,內心最大的愿望就是在自己死后,廟號刻上“漢某祖”的牌位,而不是“漢某宗”。就算自己不能改朝換代,也要與太祖劉邦、世祖劉秀并列,若沒有自己的穿越,大漢朝早就名存實亡,用不了多久就會改朝換代。

    受制于皇帝的身份,劉辯肯定無法改朝換代了,但卻想擁有開國皇帝的身份,而死后被冠以“漢某祖”的廟號就是自己的身份象征。所以劉辯經常悄無聲息的改變劉邦的規定,潛移默化的消除劉邦在百姓們心中的影響,讓天下的臣民慢慢淡忘劉邦,遺忘劉秀,讓天下的百姓明白劉辯才是救世主,雖然自己沒有改朝換代,但自己的功績不在開國皇帝之下!

    這是埋藏在劉辯心中的想法,自然不會對魏徵說出來,聽了魏徵的話頷首道:“規則是死的,人是活的!朕應該審時度勢,而不是墨守成規,該如何抉擇,朕心中有數。你下去吧,此事休要再提!”

    “臣還是認為應該削去曹操魏王之銜?遵守高祖定下的白馬之盟!”魏徵手捧笏板,依舊固執己見。

    劉辯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:“大膽魏徵,竟敢忤逆朕的決定?若不是看你一心為國,今日少不得庭杖四十!答應冊封曹操為魏王,乃是朕與兵部商議之后做出的決定,豈能擅自改變,破壞大局?休要用你治理百姓的眼光來衡量戰事,速速退下!”

    看到天子第一次對自己拍案怒斥,魏徵只能搖頭嘆息一聲,躬身告退:“臣告退,雖然陛下不接受臣的建議,但臣依然持保留意見!”

    魏徵走后,劉辯一個人坐在麟德殿生悶氣,看起來要刷屬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并非魏徵所有的話都能讓人接受,這是一個很矛盾的選擇!

    一場瑞雪過后,也掀開了嶄新的一年。

    劉辯在太極殿高聲宣布:“朕決定自今日起改元建安,今年為建安元年!”

    “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文武群臣一起手捧笏板,山呼萬歲。

    剛剛過了正月十五,陸遜派人從夷洲傳來情報,自從去年七月跨海登陸夷洲之后,經過了半年的征戰,剿滅了島上大大小小數十支部落武裝,已經將整個夷洲島納入大漢版圖。經過一番人口統計,目前的夷洲島上有居民十三萬,請天子傳達下一步的戰略指示。

    “傳朕圣諭,加封陸遜為安東將軍,讓陸遜在夷洲島征兵屯田,制造戰船,派出斥候刺探倭國情報。待時機成熟,便揚帆向東,掃平倭國諸島!”劉辯端坐在太極殿上,高聲下旨。

    劉辯當朝做出決定,提拔施瑯為水師偏將,率領一支五千人的船隊給夷洲島送去物資補給,以及各種糧食種子、各種農具、耕牛等物資。之后留在島上協助陸遜、狄青等人在夷洲島站穩腳跟之后,以寶島作為跳板,進軍倭國諸島,橫掃日本,讓大和的祖先向漢人俯首稱臣,世世代代接受統治。(未完待續。)
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